炊煙之上
您的位置:武隆網 > 文化 > 正文   |   2019-08-28   閱讀量:

  ◇白水人

  炊煙散了,思念解不開;云霧散了,鄉愁解不開。

  有母親在,老家就不會斷炊;有炊煙在,鄉情就不會斷開。

  一輪明月照在白馬山上,烏江映著他的影子,像母親想她的兒子,想著想著就把兒子一家放在心窩,然后雙手合十,嘴里念叨,等濤聲結成夢幻,她還在向遠方祈禱平安。

  炊煙白了母親的頭發,老了母親的身影。

  母親的炊煙不散,家就還在,回家的路就斷不了。

  屋檐是被炊煙勲黑的。春燕啄泥,用歌聲洗亮山泉;桃花含羞,用鄉情點亮思念。這些都是母親縫補好的春天,她會把櫻桃縫進去,枇杷縫進去,兒子女兒的家縫進去。在屋檐下,她搭好春天的梯子,新筍的香味,天仙米的香味,軟蕎粑的香味,就會跟著炊煙,一步步搖晃著身子,從梯子上爬下來,送進我的夢里。

  在炊煙上,母親與天空一樣高。

  一曲鄉愁唱炊煙,所有的流浪,都似乎走不出母親的瞭望。

  人生如夢,前世丟一半,今生握一半。在插秧的炊煙里回到故鄉,許多人許多事,有的近在眼前,有的遠在天邊。炊煙濃郁在階沿,鄉土里,溝渠上,太容易牽扯過往。我的一聲咳嗽,母親依然會疼痛出門,疼痛一整條小溪,疼痛一整座山,疼痛山外飄著的那些云朵。疼痛到天空,把炊煙痛彎了腰,疼白了臉。

  在炊煙上,白馬山的嗩吶會開花。

  在白馬山聽嗩吶,一縷炊煙會從心上升起。

  母親說,父親是用嗩吶接她來的。如今的嗩吶掛在柱子上,《蝴蝶你要飛》的曲子停在笛眼里,被炊煙代替了翅膀。

  在炊煙上,我飄散的童謠走過幾十年,如今還在窗口搖搖擺擺。滑石子寫字的印跡,被炊煙熏得越來越模糊。對于祖先的牌位,我會和春風一起跪拜,一起仰望;對于鄉土,我喝她笑容里的泉水,聽她慈愛里的東風,品她煙火里燒熟的菜。

  在炊煙上,最堅守的是父母,最堅韌的是親情。

  我風干的那些年歲,曾經和霧一起,歌頌過一疊疊梯田的耕種。炊煙曾經和云攜手,和霧擁抱,曾經伴奏過一樹樹桃李盛開。母親說我是炊煙里飄走的蒲公英,只有她在炊煙里念叨我的時候,兒孫才會飄回來。

  母親已經很老了,拄著拐杖也走不出炊煙的范圍。

  她要求兒女在她死后,一定要把她埋在炊煙飄得到的地方。離家近,她能知道兒孫的煙火,聞到煙火里的油香。她的魂會在炊煙上,照看櫻桃開花,梨子結果。貓狗要喂,園子不要荒蕪,孫子要接媳婦。只要炊煙升起,她都能知道,因為炊煙里有她靈魂的通道。

[打印]

[責任編輯: ]

有你的校园游戏
北京快3夜间开奖结果查 黑龙江36选7开奖时间 2019生肖号码表图 2019黑桃棋牌官网版下载 体彩云南十一选五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助手 赣南好友麻将瑞金麻将 黄金外汇配资交易所 百度850棋牌游官网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开奖查询 股市热点软件分析 姚记棋牌官方唯一网 内蒙古快3走势图73期 湖北11选5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安徽省11选5开奖 谁有吉林市麻将群